拉布拉多,身患癌症拼死送回主人后咽
拉布拉多,天使之恋
黑拉布拉多能生出黄拉布拉多吗?其它
拉布拉多猎犬见义勇为救落水男孩(图
狗狗也有自尊
狗狗的心情
十大不养拉拉的理由--想清楚再养!
关于狗狗的便便问题
狗眼看世界我爱我家
狗神“火焰刀”
狗狗要便便
狗的生命为什么比人短?

一个关于拉布拉多猎犬的感人故事

  2010-4-22

 

    那是2000年的秋天,秋风卷着落叶把我送到了伦敦,开始了我3年的留学生涯。

    孤独与思念在每个月光惨淡的夜里充斥着我不到5个平方的小屋。这是一间古老的英国房子的顶层阁楼,房东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英国单身老太太。还不能说英语的我每天面对着那个苍老而安静的女人,唯一能做的只是在面对面的时候,在脸上摆出一个心酸的微笑。一切都是默默的,默默地煎熬着眼前的时光,默默的猜测着将来的岁月。。。

    秋天的伦敦是阴郁而冰冷的。那幢古老的英国房子里永远拉上的窗帘更是挡住了本就不多的阳光。整个白天暖气都是自动关闭的,以至于冻透了的墙壁经过一整个夜晚暖气的烘烤也依然无法回暖。整幢房子里,唯一温暖的只有butter(黄油)。。。

    butter是一只房东老太太喂养了9年的淡黄色拉布拉多猎犬。在那段岁月里,butter就仿佛是一个我身边满怀关爱的老人。butter同样是默默的,不同的是这种默默里充满了如此善意的陪伴。每每想到butter,记忆便退回到了那个灰黄色的伦敦的傍晚,那是我与butter的第一次见面。。。

    飞机降落在西斯罗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多了。2个多小时的延误加上第一次入境漫长的手续过程已经让我肯定那个负责接机的英国佬早已扔掉接机牌,抱怨地离开了。出了关,拖着沉重的行李,手里紧紧攥着国内中介联系好的寄宿家庭住址,我被淹没在匆匆人流的机场大厅里。。。

    许久,独自钻进出租车,递上手中的纸条。车在陌生的道路上静静地行使了很久。到那幢老房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7点多了,惨淡的月光盖住满地瑟瑟的黄叶。 叩响门环,开门的是一个矮小的老太太,她的身后安坐着一只充满慈祥的浅黄色大狗。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拉布拉多这个品种,只是觉得眼前的这条狗很温顺,很祥和,就仿佛是电视“辘轳,女人和狗”里那只永远跟在老人身后的大黄狗。通过几分钟我与老太太及其艰难的沟通,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的寄宿家庭,老太太明白了我就是她的新房客,而我与老太太也都明白了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我们之间将不需要语言。她带我上了三楼,指了指一扇角落里的小门便径自下楼去了。

    我打开门,立刻被这狭小而简陋的小屋惊呆了:一张单人床,头顶着阁楼的窗台,一边床沿紧靠着右边的墙,一个板凳大小的床头柜紧挨在床边却又已顶住了左边的墙;床脚,紧贴着后面的墙放了一个电冰箱大小的古老衣柜,打开衣柜的门就一定能撞到床脚。床头柜,左墙,床和衣柜所围出的屋里唯一的空地就只能紧挨着纵队型站下三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

    我走进屋,坐在床边思考该如何放置我还在楼下的巨大行李箱。突然我发现年迈的butter缓缓地走来,坐到了小屋的门口。他用一种极为慈祥的目光看着我并轻柔的摇着尾巴。一瞬间,butter的眼睛里又闪过了儿时的一丝狡善,仿佛在说:这块地方不够放你的行李,但我刚好可以睡下。

    在往后的所有日子里,butter每天晚上都会安睡在我床旁的那一小块空地上,用它轻微而均匀的鼾声陪伴我的失眠。待我沉沉进入梦乡。。。

    butter又总会在清晨来临的时候用它潮湿而温热的大舌头把我舔醒。butter喜欢陪坐在餐桌旁看我吃早餐,之后再不紧不慢的把我送到两条街外的地铁站,看我走进检票机,登上开往学校的地铁。那是一段不太近的路程,记得刚开始的几天里,我不敢独自走得太远,因为一整片整片座向,外观都一样的老房子会让人很快的迷失方向而无法回到原地。记得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老太太安静地把butter交到我手上,然后打开那扇苍老的木门。那天我和butter走了很远很远,踩着一地的落叶。自此以后,butter总是用它那种不紧不慢的步伐先我半个头的距离陪伴我走过无数的长路。。。

    秋天就这样过完了,我也可以了一些简单的英语交流。老太太依旧是那样安静,只是极偶尔的和我讲起butter的故事。butter是在9年前的一个冬天从医院抱回家的。那是个让老太太每每提起便会落泪的冬天,因为她的丈夫就是在那个冬天去到了天堂。这是一对一同走过了43年的老人。当老太太的丈夫感到自己将要离开的时候,他让儿子买了一只浅黄色的小拉拉抱到自己的病床旁。晚上当老人颤巍巍地把小拉拉交到了老太太手里的时候,他们决定叫它butter,因为它是黄色的,也因为他们曾经每天都会坐在一起,拿起对方的面包涂上一层厚厚的butter。。。

    老人在那个冬天还是走了,老太太非常肯定她的丈夫是去了天堂,因为她说每个星期天,教堂的礼拜上都能看见丈夫凝望她的目光。。。

    butter在接下来的9年里一直陪伴着老太太,在那幢古老的英国房子里。老太太说,她和butter一同散步曾经和丈夫每天散步的小路,也和butter一同坐在曾经和丈夫每天动手修剪的花园里,看蓝蓝的天,因为丈夫就在那里。每次讲起butter的故事,老太太总是慢慢地抚拍着butter宽大的脑袋,而后出神地望着窗外花园上方的天空。而此时的butter也总是安静的坐着一同望向窗外。

    时间开始过得越来越快,慢慢适应了留学生活的我待在家里的时候也就越来越少了。但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和朋友出游的途中我都会常常地想起安静的房东老太太和同样安静的butter。仿佛看见他们正慢慢地散步在那些小路上,正静静而又安详地并排坐在那幢老房子的花园里,看着上边蓝蓝的天。。。

    每次回家的时候,butter总会在我打开门后的第一时间向我缓缓地走来,用它的大脑袋轻轻蹭蹭我的腿,然后又缓缓的回到老太太的身旁。而到了晚上,我也总能看见butter陪着老太太缓缓走进那间我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什么样的昏暗的卧室。要过很久以后butter才会轻轻的出来,睡到我的床旁。那一定是因为butter已经看见了老太太和她的丈夫在梦里蓝天白云下开满鲜花的草地上相见。。。

    2002年的秋天,一样的阴郁和冰冷。那幢古老的房子里也依旧一样的安静而平和。不一样的是我必须走了,去到偏东北方的纽卡斯尔继续上学。离开前的几天,我推掉了所有的活动,甚至连图书馆也不再去了,只是在家里陪着老太太还有butter静静的,静静的。。。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因为第二天我就将离开,所以这一天的晚上我决定自己亲手为老太太和butter作一顿中餐。我的菜谱是:鸡蛋炒番茄,水煮牛肉,红烧排骨和一大锅炖鸡汤。而老太太也很热情地和我一块儿在厨房忙活儿,butter则安静得趴在一旁,不时的轻摇两下尾巴。所有的菜都放到桌上后,老太太说她要上楼一会儿,让我和butter在楼下稍等。约摸过了二十多分钟,在我和butter惊讶的目光中,老太太身着一件深蓝色的晚礼服从楼梯上缓缓下来,晚礼服长大的裙摆顺着一级级的台阶轻柔地滑落。当她走近我们的时候,我还发现她画过淡淡的妆。butter也在我诧异的同时在一旁“呜”了一声。老太太径直走向了butter,然后俯下身双手轻轻捧住了butter的大脑袋,凝望着,凝望着。。。良久,老太太带着口红的唇吻在了butter黑黑的鼻头上。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老太太目光中从不曾流露过的一丝幸福。 晚餐很可口,butter也吃了整整一只大鸡腿!就在我们一同刷碗的时候,老太太突然对我说:“明天你带上butter一块儿走吧。”我被这话语和这话语里无尽的悲伤惊呆了,愣愣的好久没说出话来。“是的,你带上butter一块儿走吧!”老太太再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我丈夫10年前把butter交给了我,然后他就走了。在这些年里,有butter在,我便觉得他还在我的身旁,没有一天离开过我。可是,butter老了,我不知道哪一天,butter也就会离我。。。离我而去!”老太太再也无法控制她的情绪,浑浊的眼泪顷刻间涌出了眼眶。。。我胸口一阵阵的酸楚,泪水也模糊了我的双眼。透过蒙蒙的泪水,我仿佛看到一对老人在金色阳光里手牵着手漫步在海滩,随着海风越走越远,直到走回了他们年轻的岁月,直到走回了他们初识的瞬间。。。但最后,他们的手还是分开了,一个在沙滩上仰望,一个在阳光里俯瞰。。。

    老太太擦了擦泪水接着对我说:“你把butter带走,我知道你也很爱butter。这样,只要你永远都告诉我butter正开心地活着,我就将永远感觉他们离我不远,直到我也去了天堂。。。”那天晚上butter进了老太太的卧室就没有再出来。我独自失眠了一夜。

    星期六,朋友的车很早就来了。装好行李,我回过身轻轻抱了抱送我出来的老太太,说不出话来。butter还是站在老太太身后缓缓地摇着尾巴。我和朋友坐上车,打了马达。这时,老太太突然拉开车的左后门坐了进来,然后向右边慢慢挪了挪,叫道:“butter, 上来”。听到老太太的吩咐,butter也跟着往车里来了,上车的时候,后腿拌了一下,被老太太拉住,抱了进来。在我和朋友不知所措的时候,老太太对我说:“好好照顾butter”。之后,她打开车门很快地站了出去,又很快地关上了门,再绕到车的左边关好了那道门。行动迟缓的butter再转过身的时候就只能隔着车窗和老太太彼此凝望了。。。

    不敢再看老太太的我低声却很坚定地对朋友说:“咱们走吧!”就这样,butter和老太太彼此望着,望着,越来越远。。。 我在纽卡斯尔的住宿条件比从前好多了,我们四个朋友住在一幢有四件房和一个小花园的房子里。朋友们一起在花园里为butter搭建了一个很漂亮也很舒适的木板房子,里边儿放了厚厚的地毯和软软的靠垫。我们每天都为butter煮一小锅加了牛肉罐头的稀粥。butter吃东西很慢,我们总是围在他身边并不时地轻抚它的大脑袋,而butter也从不会为此而生气,总是缓缓的摇动着它的尾巴。。。

    2003年的夏天,butter开始大小便失禁了,小木板房里总是污浊不堪。我一遍又一遍的换洗着地毯和靠垫,而总在这种时候,我的眼泪就会忍不住地流下来。。。 butter是在一个晚上悄悄离开我们的,那样安静的去了天堂。我猜,在去天堂的路上butter 一定经过了那幢古老的英国房子上空,看见老太太坐在花园里,静静的,看着蓝天。。。

    我和朋友们都会常常去看butter,在他的墓碑前放上洁白的菊花,然后看着天空想着那些过去了很久的故事。 。。。

    那天第一次听到沙宝亮的那首“多久多少”,心里又泛起了一丝淡淡而幸福的伤感,又仿佛看到了金色阳光里,手牵手的老人和慈祥的butter。